晞。

阿猫_写文准备中:

#捉独角仙部分小说原文#
小时候的正帝超级可爱!!。・゜・(ノД`)・゜・。不敢想象13卷啊。那句“打架什么的就交给我好了”看得我心好痛。
TV版:承4.5话。
图缩成糊(;´Д`A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基于有些亲没看过番外 就把番外放上了

某年四月中旬 川越街道边 某公寓混沌这词,音是HUNDUN,好像煮火锅时的声音一样呢。所以火锅还是要混沌比较好哦。是哪个电视台主持人说过这种话来着。龙之峰帝人虽然拼命回想,脑子却不怎么听他使唤。
——呃……。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呢。
帝人在脸颊因周围广阔空间中的异样而不停抽搐的同时——将筷子夹着的肉送入自己嘴中。肉 肉 蔬菜 肉 蔬菜
   肉 肉 蔬菜 肉 蔬菜
豆腐沾芝麻酱 蔬菜沾柠檬醋
   肉沾什么呢 视肥肉而定要描述现在房间里的情况的话,用这四行就搞定了。
围在帝人身边的人们,就是以这种程度的架势在对着火锅狼吞虎咽。位于川越街沿某座高级公寓的顶层,接近二十榻榻米的饭厅内,充斥着能让如此宽敞的空间也显得狭小的嘈杂及热气。
大约十个左右的人围在大桌子周围,两台煤气炉上各放着一只同样大小的沙锅。
从一边窗外可以看见的东京夜景被锅中腾起的热气遮蔽——现在映入帝人眼中的,只有人与人编织而成的嘈杂与混乱。
「呃……」
将口中的肉吞咽下肚,帝人再次思考起来。自己到底是为什么会在这里的呢。升上来良学园二年级后的几天里,他被卷入各种纠纷混乱,背上冷汗都流了无数之后——
突然,位于那些纠纷中心的女子对他说『我们要吃火锅,你要是乐意也一起来吧』,于是他就这样被邀请了过来。
若单单如此,还能令人有种浪漫刺激的感觉,可是——邀请自己的关键女子本人却坐在与饭厅相接的西室房间中的沙发上,和一名白衣男子肩靠肩聊得正欢。
确切地说,是看上去正在聊天。
为什么呢,因为只有白衣男子单方面在对女子讲话——她别说回话了,连嘴这器官本身都没有。帝人看着与无头女子——塞尔堤·史特路尔森愉快谈话的白衣男子岸谷新罗,似乎有些羡慕般地微笑了。 ※ 塞尔堤·史特路尔森并非人类。
俗称『无头骑士』,是居住在苏格兰到爱尔兰一带的妖精中的一种——前往天命将近者的宅邸,宣告其死期将至的存在。
将自己被砍落的头颅抱在腰间,乘坐由俗称克修达·巴瓦的无头马拉动的二轮马车,来到死期将至者家门。如果有人不小心开门,就会被泼上满盆鲜血——作为这种不祥的使者代表,无头骑士与报丧女妖一同在欧洲神话中流传了下来。
根据某种说法,无头骑士也被认为是北欧神话中出现的女武神堕落至人间后的形象,不过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是否属实。
其实,也不是不知道。
正确地说,应该是想不起来。
她在祖国时被某人偷走了『头』,遗失了有关自身存在方面的记忆。为了取回这部分记忆,她追寻自己头颅的气息来到池袋。
将无头马变为机车,盔甲化为骑手服,在这街道上彷徨了数十年。
可是她至今也未能夺回头颅,记忆也没有恢复。
塞尔堤现在觉得那也不错。
若是能与爱着自己,可以接受自己的人类们一起生活,就保持现在这样的自己活下去吧。
无头女子将坚定的决心埋藏在心中,用行动代替不存在的脸孔显示其意志。
那就是——名为塞尔堤·史特路尔森的存在。 ※ 经由某次事件,帝人与如此『异形』的女子相识,彼此关系也已经熟到会这样被邀请来参加宴会了——不过并非独独他一人是特别的存在。
在他周围还聚集着许多人,令他不免有种『只是因为对方正巧知道他的联络方式所以才叫他来』的感觉。
不过这些人他基本都已经见过,所以也没怎么觉得寂寞。
除了一点——
本来出现在这种场合也毫不奇怪的老朋友的身影,此刻却不在身旁。
「……」
「那个……可以坐在你旁边吗?」
轻得快要消失的少女声音传入少年耳中。
「诶!?啊,可以可以!不好意思,我只顾自己一个人坐着。」
火锅宴会中途就变成站着吃了。帝人慌忙空出空间让给他的女同学——园原杏里。
「不、不过,园原同学还真的认识塞尔堤呢。」
虽然以前也曾听她说起两人『见过面』,但是当他来到这个火锅宴会场的瞬间,还是因为看到她也在而吓了很大一跳。
「可是,没想到不光狩泽小姐他们,连张间和矢雾同学也都来了,真让人吃惊。」
看着在房间一角甜甜蜜蜜吃火锅的那对男女,帝人再一次想起另一位少年的事。
「……正臣,要是他也在就好了。」
「……是啊。」
自己低声的自言自语得到了回答,帝人慌忙摇头:
「不不不,对不起!刚才的话不是对园原同学讲的,那个……」
语无伦次了一会,结果发现起不到任何补救作用——少年放弃了似的露出寂寞的笑容。
「但是……真的,我觉得要是正臣在就好了。」
感受着周遭的喧闹,帝人开始感触良深地说道:
「能与园原同学,还有这里的人们认识……说到底,也都是因为受正臣邀请来了池袋的关系。」
「……」
纪田正臣。
是帝人的童年玩伴,也是引诱他来池袋的人。
帝人与正臣、杏里三人在来良学园中是以三角关系出了名的,他们经常一起行动,彼此构筑起了美好的友谊,可是——
自从某个事件之后,正臣就从他们面前消失无踪。
虽然时间已经过了一月有余,帝人与杏里至今还是没能整理好思绪,总觉得一回头就能看到正臣正在火锅边与别人抢肉吃似的。
但是理所当然的,他并不存在于这间屋子的任何一个角落。
「我真的非常感谢正臣。虽然并不讨厌老家,但是我也许是托正臣的福才能向崭新的世界踏出一步吧。首先,如果不是正臣来邀我,我大概就不会上京来了。虽然把从崎玉来东京说成上京是夸张了点啦……」
帝人有些难为情地挠了挠头,杏里微笑着回道:
「你和纪田君真的很要好呢。」
「你可别告诉别人哦,我听说正臣要转学去东京时还小哭了一场呢。虽然这种事我是不会在正臣面前提起啦,我真的被他帮过好多好多次……」「其实,我很憧憬正臣的行动力。……小学时,还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
「这里已经是我们的地盘啦,去其他地方吧,其他地方。」
正臣轻轻叹了口气,正准备转身回去时——
很意外的,帝人从正臣背后冲了出来,虽然害怕却还是对初中生们说道:
「但、但是,那布和蜜汁是正臣君他……!」
「诶?你们有什么意见吗?」
「有什么证据证明这布是你们准备的?」
初中生们把手电筒照在上,威胁似地跨出一步。
帝人被他们的态度吓到全身发抖——可是正臣握住他的手,对他摇了摇头把他拉到身后。
「什么意见也没有。那我们闪啦。」
「喔,快走快走。」
初中生们笑着像赶狗一样对他们挥手。帝人虽然还是一脸不能认同的表情,可是正臣拉着他的手消失在了森林深处。「我说啊,帝人,你对打架啥的压根不行就别摆出那副挑衅的样子啦。」
「但、但是……那些独角仙……都是正臣聚集来的啊……」
帝人不甘心地低着头在森林中迈步。正臣敲了一下他的头,开始从包包里翻东西。
「不过也没啥。傍晚在这森林里也找到了不少有趣的玩意。」
「有趣的玩意?」
「总而言之,你这豆芽菜就不要干危险的事了。」
接着,正臣笑着转向帝人说道:
「帝人你先在这里等一会儿。」
「?」「打架这种危险的事,就交给我吧。」「话说回来,这些不是能卖不少钱吗?」
「别卖给百货商店,就我们直接卖不是能赚更多吗?」
「笨蛋,出钱买的可都是父母哦。怎么可能会从我们这里买呢。卖给认识的宠物店大叔就最稳妥了。」
初中生们一边交谈,一边看着手中的虫笼嘿嘿傻笑时——
啪啦,他们被什么东西给泼了一身。
「!?」
发出甘甜气味的粘稠液体。
他们为了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而用手电筒一照——
黑暗中站着一个人,是个左手木棒、右手塑料瓶的小学生。
「大家好。反正都这样了,请把剩下的蜜汁也拿去吧。」
小学生发出挑衅的笑声,转身跑入黑暗中。
初中生们一时间面面相觑,当理解到自己被做了什么后——他们怒吼着一起追了上去。「等等,混蛋!」
「干掉你!」
初中生们一边对比自己年幼的人发出幼稚的喊叫,一边在黑暗中持续追赶——
就在他们快要追上时,小学生突然放慢脚步——将手上的木棒向挂在树上的某物奋力挥下。
「啊……?」
初中生们觉得不太对头,向那个『东西』照过去,几乎就在同时,小学生的手电筒光芒消失了。
下一瞬间,从那个『东西』里轰响起数量庞大的振翅声————————
「是、是、是胡蜂!」
从蜂巢中飞出的无数长脚蜂向浑身淋满蜜汁挥舞着灯光的初中生们一齐冲了过去。对惨叫着逃命的初中生们不管不顾,正臣又回到原地捡起落下的虫笼,只捉住最大个的一只独角仙,把剩下的都放走了。接着他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回到帝人那里,对担心地看过来的帝人低声说道:「不好意思,因为就捉到了一只,这个可以给我吗?」 ※ 5年后 火锅宴会「……听到初中生们的惨叫时我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呢。正臣他从以前开始就不服输……不管对手是初中生还是谁都能满不在乎地干架。」
「很有纪田君的风格呢。」
看到杏里的笑颜,帝人也有些难为情地笑了,他继续说下去:
「嗯……不过,如果光是那样,因为我讨厌打架,所以也不会和正臣那么要好的。」 ※ 5年前发生独角仙骚动的2天后,帝人走在街上时突然遇到了正臣。
「哟,帝人。你看这个。」
「?」
「谢谢?」,看到突然递来的糖果,帝人一头雾水地说出夹杂着疑惑的感谢。
看到这样的朋友,正臣格格笑着开口:
「就是前天早上,不是让你早起了吗?那只独角仙卖了个好价钱,这是你的份啦,你的份。」
「结果你还是卖了啊……」
帝人受不了地低喃,将收到的糖果塞进口袋。
之后,帝人和正臣聊了一阵废话就分了手,他本该照常回家的,但是—— 在回家路上,帝人脸颊鼓鼓地吃着刚才得到的糖果时,看到了住在附近的低年级孩子们一起玩独角仙的场景。
帝人想起前天早上的事,微笑着望向他们时,其中一个孩子似乎是发现了他,向他挥起手来。
「啊,龙之峰哥哥!你在干嘛呢!」
「干嘛,我在回家路上啊……独角仙是你们自己捉的吗?」
本是无心一问,结果一个孩子天真无邪地笑着回答:
「不是啦!是纪田哥哥给的哦!」
「……诶?」
帝人因刚刚才分手的朋友的名字突然出现而吃惊,看向应该是和他就读同一所小学的少年。
结果发现少年手中的独角仙比其他孩子们的要大了一圈——光看这块头,是和正臣前天早上拿回去的那只非常相似。
「3天前,小洋那家伙炫耀自己在商店买的独角仙,大家都好不甘心,正臣哥哥就说『我给你们找更大个的』!」「然后,昨天他就拿这个超大个的独角仙过来,跟我们交换了三颗糖!」 ※ 5年后 火锅宴会「真的是笨蛋呢,正臣他。明明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他有时候就是会做那种事。」
「我觉得这样很棒。」
面对浮现出柔和微笑的杏里,帝人也露出了同样的笑容。
「嗯,我也这么觉得。正臣的那种方面,虽然很傻,可是我觉得超有型的。虽然也觉得他有点耍帅过头啦。」
帝人笑着说道,为了隐藏害羞,他又朝向火锅——可是锅里已经没有肉了,他只能耷拉下肩膀开始往盘子里夹白菜。

评论

热度(38)

  1. 晞。CP洁癖患者_阿猫_敦芥中毒 转载了此图片